安徽铸铁管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安徽铸铁管 >

每个新东方人都被俞敏洪骗过三次

发布时间:2021-10-11

  2000年,先后卖过羊肉串、二手书和电脑配件的东北青年罗永浩,听说了新东方英语老师年薪百万。

  着急改变命运的老罗,给俞敏洪写去了封万字求职信,详细解释了自己多适合这个岗位,可能担心老俞还看不明白,他在教学经验那栏又加了一句:

  不得不说,老罗年轻时还是太耿直了。就算你远在吉林延边老家就发现了自己和新东方老师身上的共同点,也别把它写出来啊。

  后来老罗和新东方闹掰,搜狐一个不知趣的主持人问俞敏洪是不是对他有知遇之恩,老罗气得差点没骂街:

  他很不欣赏我的!只是他这个人很现实,看学生们给我打高分,后来才逐渐认可的。

  节目中,当时还未去世的翻译家许渊冲被推进俞敏洪办公室的大落地窗前,老俞指着窗外一栋楼说:

  从北大毕业、能在北大一望之地置办产业、且在江湖上混得有头有脸的学生,可不多。那一刻的俞敏洪,恰似衣锦还乡。

  许知远说大学时读过许渊冲翻译的作品,老一辈人用英语为一个文明和另一个文明做了联结,转过头来又问老俞:

  许知远是前《经济观察报》主笔,也是2000年后比较活跃的北大知识分子,他自称与时代“不合时宜”。在这样的观察者面前,老俞就收起了他那副职业演讲家的面孔,笑了笑说:

  那些“机场成功学”、“女性堕落毁了国家”、“公立学校毁了孩子”之类的爆论,仿佛不像能从眼前这位温和中年男人嘴里说出来的。

  1994年,姜文主演了部剧叫《北京人在纽约》。这部剧在当时大火,反映的是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的“出国热”。

  俞敏洪是班里50个人中唯一一个没出国的,但他把握住了机遇,给要出国的学生做培训,结果一不小心成了中国教育资本化第一波浪潮中的首富。

  6月18号那天,老俞发了条辟谣朋友圈:人生已经不易,为什么还要背后捅刀子?

  所有的“拍题、搜题”工具都下架,线上投放进一步限制;并称新东方觉得可能有70%-80%的收入损失。

  “可能有70%-80%的收入损失”,果然造谣得厉害,我去查了一下,新东方从年初到现在,股价明明才跌去了60%嘛,明显是夸张了。

  2021年6月9号,教育部办公厅宣布成立了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。俞敏洪曾在自传中提过,2006年新东方上市时,存在着“教育产业化”可能会被打压的风险。

  在互联网不那么发达的年代,这些话随着老俞的鸡汤演讲广为流传,但实际上,俞校长在很多方面都过谦了。

  改革开放前,这位女强人养过100多头猪,是村里的生产队队长。改革开放后,她辞去了生产队队长职务,办了个五金矽钢片厂。

  她既当厂长又兼供销员,生意头脑好,还善于处理人际关系,大家都愿意跟她做生意。几年下来,李八妹就成了当地的:

  俞敏洪打小身体不太好,李八妹几乎每个月都要杀只鸡给儿子吃,到上大学前,老俞就吃下200多只鸡了。

  俞敏洪江阴农村那边办席标配是八菜一汤,称之为“八大碗席”,老俞上大学那年,李八妹硬是每桌上了24个菜:

  我是90年代生人,麻烦懂的朋友告诉我,这个生活水平在80年代算是家里很穷吗?

  俞敏洪第一次参加高考是1978年,熟悉的朋友知道,这刚是“新三届”的第二年。

  这个历史时期,就算加上大专高考录取率也只有1%,考上的难度基本和今天的985相当。之前我们写过潘石屹,老潘就是在1979年考上了大专,毕业后就顺利进体制改变命运了。

  俞敏洪1977年顶替村里一个不愿上高中的女孩开始备考,第一次高考前才学了10个月英语,他的目标是江苏省常熟市地区师专,最终老俞英语考了多少分?

  答案是33分。很多人一看33分就觉得老俞确实是不行,但要结合当时实际情况,那年这所师专的外语录取线分。也就是说,老俞其实只差了5分。

  高考结束后,16岁的老俞被请去做了大队中学的英语代课老师。他边教学边自学备考,第二年总分就过了录取分数线,但英语还是差点。

  于是,第三次高考,李八妹让儿子辞去了乡村教师。她一个人跑到人生地不熟的县城,用3天时间托人把儿子送进了县政府办的补习班。

  那个班只有40个人,后来38个都考上了大学,包括清华、北大、复旦等名校。

  而在这个人才济济、平均智商爆表的补习班里,老俞不仅是班长,从第二学期开始,就稳定考第一名了。

  老俞身上的第三个疑问:新东方内乱的时候,他的大学班长王强、北大团委文化部长徐小平轮流当老大,最后为什么还是只有他能驾驭新东方?

  虽然咱老俞在北大没当过班干部,但从小就是两三个村的孩子王,中小学是劳动委员,到县城高中补习当了班长,只不过从农村来到北京跟那些城市子弟、大院子弟比,他确实算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了。

  老俞大学里始终不敢追姑娘,他曾经这样解释过心路历程:我觉得不管我去跟哪个女生表白,她心里都会想这个人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,所以干脆不表白。

  同学讨论的书名没听过,他就开始拼命读书,最后发展到一年读几百本书;普通话与城市子弟格格不入,第一次开班会做自我介绍就被王强调侃“这位同学不要说日语了”,他也不恼。

  相反,为了和大家处好关系,他一个人就包下了打扫宿舍卫生和帮大家打水的活儿。

  逆境中更能看出一个人的意志力品质。俞敏洪除了智商挺高外,明显有个能碾压普通人的优点:

  老俞还有一点也容易被忽略。他大学巅峰时期词汇量达到了7万多,远超了班里其他同学,这也是后来他编写的“红宝书”能风靡的基础。

  那时候北大本科毕业最差的出路居然是留校任教,不知道5月份青年企业家峰会上,老俞慷慨激昂地劝年轻人不能躺平时,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(自己当时为啥不再卷一把?)

  《十三邀》里老俞仔细回忆了当时从北大辞职的心路历程,他婉转地告诉大家自己教托福很厉害:

  因为抢了北大托福班的生源,导致从来不公开批评老师的北大,开着大喇叭怼了他一个礼拜。

  “老婆骂我出不了国是个窝囊废,气得我把诗稿一把火烧了,开始兼职教课挣钱。”

  老俞因为肺结核导致肺上有三个穿孔,曾被戏称为“三洞诗人”。节目中,老俞给许知远展示了一首他续写戴望舒的诗,随口就念了起来:

  说实话,上次我读到这么直白的诗,还是刘强东15岁第一次出远门写那句“愿做出海蛟龙,不做南河刀鳅。”

  1993年11月16日,中关村二小一间四面透风的简陋教室里,俞敏洪正式创立了新东方。

  每天上午,28岁的前北大教师俞敏洪都会很早起床,拎着浆糊桶,骑着自行车在海淀大街小巷的电线杆上贴小广告。

  有时候被北大学生认出来了,老俞就赶紧撕下来,转身告诉学生他搁这做公益呢,免费帮环卫工清理电线杆子。

  结果到了“讲座”那天,中关村那所违章建筑里挤满了三百个学生,老俞看完转身就去外面搬进来一个汽油桶。同学们吓坏了。

  只见一个戴着眼镜瘦高的年轻人敏捷地爬了上去,稳稳地站在了汽油桶上,那正是伫立在北京寒风中的老俞。

  汽油桶上的老俞慷慨激昂,热血沸腾,刚炖完鸡汤,又洒出鸡血,学生还没来得及感动,老俞先哭一步。

  老俞说的话永远有共鸣,老俞指的路一定是条光明大路,别问为什么,因为老俞就是最像我们的人。

  跟王健林一样,老俞也喜欢用麻袋装钱,每个月到发工资那天,他都会扛着一袋钞票到公司,在办公桌上堆成一座小山。

  后来因为这种高调方式,老俞被人盯上了,被扎了一针大象麻醉剂抢走了200万。

  这点钱老俞不太在乎,他说我愿意再给对方200万,只要他能把从我家顺走的摄像机还我:

  同一年,老俞寻思要把新东方做大做强,再创辉煌。于是去国外找了两个他大学时的偶像:王强和徐小平。

  徐小平在加拿大读完音乐硕士就失业了,洗过盘子,送过外卖,用他自己的话说:除了生了俩孩子,一事无成。

  其实看徐老师这面相,我觉得他搞文艺找不到工作还挺正常的,确实更像个投资人嘛。

  这一年,新东方的“三驾马车”终于成功会师。俞敏洪负责托福考试,徐小平负责签证咨询,王强负责英语口语。

  新东方随即进入了全速发展阶段。市场半径很快延伸到全国20多座城市,像龙卷风一样吸钱,年收入增加到3亿元。

  2002年,新东方的学生达到35万人次,相当于九个满员集团军。一时间,教师队伍里的百万富翁批量诞生。

  觉得以后能比把《三国演义》读了13遍的老俞混得好,王强纯属老眼光看人了。

  还有一次在外地,徐小平因为和俞敏洪吵架,有场万人的学生讲座,直接赌气不来了。俞敏洪气疯了,在董事会上说:

  另一架马车王强更在乎的,是怎么才能早点把俞敏洪的老婆、老妈、姐夫和七大姑八大姨清理出去。

  结果老俞抻了抻西服,正了正领带,昂首挺胸走出去,还没等王强鼓掌呢,老俞喊了声“妈”就噗通跪地上了。

  “三驾马车”把国际著名咨询公司请来了当仲裁,咨询公司派人来旁听了两三个月,结果回去报告说:

  “我把好朋友都叫回来一起创业,最后弄到这个地步,大家互相恶语相向,打架打到最后几乎是什么都没有了,友情全特么都没了。”

  很多年以后,俞敏洪在《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》一书中,反思当年徐小平、王强离开新东方的这段历史,自曝他把徐小平请出了董事会:

  从“不放弃,就会出现生命的奇迹”、“为了不让生活留下遗憾和后悔,我们应该尽可能地抓住一切改变生活机会”之类的

  “80、90、00后年轻人契约精神缺乏、道德沦丧、法规概念极其薄弱”、“现在中国是因为女性的堕落导致国家的堕落”式的成功中年男人教你做人。

  得意的老俞恐怕忘记了,当初他把徐小平、王强请回来,初心是想把新东方做大做强。

  老罗揭露了新东方一个叫马骏的老师:为了讲段子,把别人说的人生经历、笑话、伤感故事全部搬到自己身上,托福课是两个听力老师搭班上课,俩人讲同一个班,他甚至把搭班老师讲的人生经历和笑话赶在对方之前讲。

  老俞在“泰山会”饭局上一杯又一波敬酒,柳传志马云下场救市,新东方才在危险中被救起。

  2017年,央视记者卧底新东方幼儿学习部,直指新东方老师资质造假、PUA家长的话术像“杀猪盘”。

  比如当初炮轰完“中国女人毁掉中国、公立学校毁掉孩子”之后,老俞紧接着说的是:

  他不仅上《十三邀》,隔三差五还在抖音直播,甚至连公众号都从月更变成了周更到最近的两天一更,上个月老俞指责年轻人不能躺平又成功上了热搜。但与之前不同的是:

  今年二月份,老俞所在的泰山会宣布解散,曾帮助他救市的马云、柳传志渐渐没了声响,老俞成了硕果仅存的几个从80年代一路走来还活跃的企业家。

  可能是因为从农村走出,老俞始终还没太忘本,从2002年做公益乡村教育开始,一直到去年底他还亲自跑了云南两省的7所乡村小学:

  最近,法国、德国和意大利的三位宇航员正在抓紧学习中文,以确保2022年能够在中国空间站内顺利完成太空任务。信阳市财政局收听收看中国信阳市第六次代表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