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柔性铸铁管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湖南柔性铸铁管 >

祝融号高清照片来了:航拍、自拍、卫星图样样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

  多张航拍照片展现了火星表面细节,或能替祝融号发现具有探索意义的地貌特征。

  近日,多个火星环绕器通过搭载的超级相机拍到了中国的祝融号火星车。其中,NASA火星勘测轨道飞行器(MRO)所摄的高分彩色照片(下图)为科学家提供了祝融号着陆点附近的精细视图。

  NASA火星勘测轨道飞行器(MRO)拍摄的祝融号及其着陆点。照片中一大一小两个绿色亮斑分别是着陆平台和火星车。来源:NASA/JPL/ Uarizona

  “这简直不可思议!”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行星科学家Peter Grindrod感叹道。这张照片拍摄于6月6日,显示祝融号已经驶离着陆器22米。“看上去祝融号的行驶十分顺利。九部委发文加强互联网信息服务算法,”他说。

  Alfred McEwen是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的行星科学家,也是高分辨率成像科学实验(HiRISE)的首席研究员。他表示,这张由MRO的HiRISE相机所摄的照片是目前为止清晰度最高的照片,火星表面的各种障碍物和科研目标都一览无余。

  随后,中国国家航天局(CNSA)在6月7日发布了一组黑白照片。这组照片由携带祝融号的天问一号探测器所拍摄,虽分辨率不及NASA的照片,但对比了祝融号抵达前后的着陆点区域。6月11日,中国国家航天局又发布了一组照片,包括祝融号在着陆平台10米处释放的分离相机拍摄的火星车与着陆平台的合照(下图),祝融号尚未驶离着陆平台时在顶部进行的360度环拍,以及祝融号在驶离平台约6米处拍摄的着陆平台照片。

  离祝融号5月15日登陆火星已经过去了一个月。5月22日,祝融号沿着斜坡驶下了着陆平台,经中国国家航天局确认,其设备均工作正常。

  虽然中美两国的航天局在本次探测任务上没有合作,但McEwen相信中国研究人员可以借助HiRISE拍摄的图像来为祝融号规划路线。“他们可能会发现一些有趣的地方。”他说。

  在HiRISE拍摄的这张假彩色图像中,着陆平台和祝融号看上去就像一片红色沙漠中的两个绿点。着陆平台周围的暗色部分可能是着陆时发动机羽流吹出的图案。

  图像中更亮的弧形部分可能是横向沙脊(一种沙丘地貌)。在该图像未经裁剪的版本(文中未显示)中,HiRISE还拍到了天问一号抛离的降落伞和进入舱的遗骸。

  从既往图像进行的地形预测以及祝融号自己拍摄的照片来看,着陆点附近地形平坦,非常适合行驶,McEwen说。(参见:体重轻、跑得快:地质学家纷纷为祝融号指路)

  中国国家航天局发布的照片对比了祝融号着陆前(左)和着陆后(右)的火星表面。来源:CNSA

  在中国国家航天局发布的照片中(右上图),两个白点分别为着陆平台和小一些的火星车。图中偏下方的亮斑是防热大底、进入舱背罩、降落伞(在着陆时起缓冲作用)。小型环形坑和明亮的沙丘散布在四周——祝融号最新拍摄的影像中也可见到这些地貌。

  中美两国航天局的照片都拍到了一些有趣的地形特征,香港大学的行星科学家Joseph Michalski说。祝融号东边有一处小型环形坑,还有一个半米大小的石块——可能是从环形坑中溅射出来的。

  中国地质大学行星地质学家肖龙说,祝融号南面约50米处有一个较大的明亮沙丘,这类沙丘此前从未被仔细研究过。他希望祝融号能把这个沙丘定为首个探索目标。

  在祝融号北边几百米处有一个直径200米的更大的环形坑,Michalski说,其周散布着因撞击而溅射出来的岩石,这些岩石或能提供火星表面下的物质成分信息。

  Michalski还相信,该地点很有可能在祝融号的探索范围之内。中国月球车玉兔二号在两年多的时间里行驶了700多米,或许也预示祝融号的最终巡视范围(见下图)。

  Joseph Michalski提供的祝融号着陆点假彩色图像,不同颜色代表不同高程,中央的白色圆圈划出了祝融号的可能巡视范围。来源:NASA/MSSS& ESA/DLR

  McEwen表示,他的团队计划不久后发布立体图像对(stereo-pair image)——从两个相差不大的角度对着陆区域进行拍摄,合成后便可展现该区域的三维地形。他们还准备拍摄着陆区域更西边的地貌,包括距离着陆点约7公里、可能是一座泥火山的凹陷土丘。